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十章 突袭任丘

时间:2018-09-15
终于要走出山区了,队伍中的每一个人都感到十分兴奋,无形之中也都加快了行军的步伐。龙灵儿更是在叶天龙的耳边直嘀咕,下山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好好洗一个澡,再美美地吃一顿。叶天龙也是大为赞同,在这个渺无人烟的山区中钻了半个多月之后,这两件事的确是一大享受。
  叶天龙、龙灵儿两个人和十六名战士是作为前锋走在队伍的前面,两个人正说得高兴之际,突然间一枝羽箭划破长空,朝叶天龙的面门飞来。
  「是盗贼吗?!」
  「我们遭遇伏击了吗?!」
  满腹的兴奋顿时化为震惊,叶天龙险险转开头,那枝后继无力的羽箭从他的耳边掠过,疲惫的落在他的脚下。
  叶天龙抬头一看,只见从前面的山包后面涌出了大批的人马,他们都是一些衣衫褴褛的汉子,正呈马蹄形朝这边包围过来。他们手上的武器不一,有锄头、有牛刀、有镰刀、还有生锈的大刀。
  「这是些什么啊!?」
  叶天龙和在他身后火速列阵的近卫团战士全部傻了眼。这是哪门子的盗贼啊?奔得近前来的这些盗贼,人人面有菜色,有些个甚至连拿武器的手都在发抖,如果他们手中的家伙勉强可以称得上是武器的话。
  龙灵儿也是看得摇头不已,这样的敌人简直太缺乏对抗性了!她本来想一见面就给对方来一个下马威的,现在也没有了这个兴致。
  「留下所有的食物与钱财,我们就让你们走!!」冲到叶天龙跟前的数个大汉齐声吼叫。当中有一个大汉手中拿着一张猎弓,看来是方纔那枝羽箭的主人。
  叶天龙还没有回话,龙灵儿已经眨着月牙眼,吃惊地说道:「你们别开玩笑啦!用这些武器就想打劫?我看它们只适合种田吧?」
  「胡说!」手持猎弓的大汉吼道:「再不交出食物和钱财,我们会杀人的!」
  叶天龙哈哈大笑起来,他一扬手中的重标枪,大声说道:「看到没有,我这个才是真正杀人的武器!」
  人群中发出一阵鼓噪声,手持猎弓的大汉将手高举,众人便安静下来。
  「就算你的武器再好,也只有十八个人而已,我们这里可有好几百人!」
  叶天龙的心中一动,看来这个大汉是这些人的首领,而且看样子他们也不是什么凶狠之辈。这样的人怎么会来作强盗呢?
  很快他的心中有了计较,朝大汉傲然说道:「在我看来,就我们这些人已经足够打发你们了!」
  这一下子,连这个大汉也勃然色变,「没有见到过像你这样狂傲的人,看来你们是不想活了!」说话的时候,从大汉的身边跳出四个人,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吼叫着朝叶天龙扑过来。其他的大汉也开始吶喊着往前移动步伐。
  叶天龙长笑一声,将手中的重标枪往地上一插,盾牌在身前一挡,同时下面闪电般的出脚。四个人根本没有近身的机会,几乎就在他们扑出的同时,就已经倒飞向人群。
  「升盾出枪!」
  叶天龙声如雷鸣,身后的近卫团战士应以一声大喊,左手挽着的盾牌往上升,人往两翼分张,从盾牌后面吐出的标枪尖在阳光下闪闪生光,这种强烈的搏杀气势压得对方的脚步为之一顿。
  倏然,从包围圈的外面传来了惊叫声,接着是近卫团战士震天的吶喊声,是走在后面的大队人马到了。在索沖的指挥下,近卫团的战士分成两路,像一把钳子一般朝这一伙人急速围过来。
  看到大批全副武装的士兵朝自己这边冲杀过来,这些衣衫褴褛的强盗顿时惊慌失措,纷纷掉转身子,想要夺路逃走。
  就听到叶天龙一声大喝,「全部给我站住!逃的话格杀勿论!」声如沉雷,震得众人一阵耳鸣。
  近卫团的战士马上示威性的投出了一排的标枪,阻断他们逃跑的路线,让他们见识到远攻的实力。看到近卫团如斯的声势,为首的大汉面色一惨,他身后其他的人更是双脚发软。
  「我们是来清剿盗贼的法斯特军队,你们为什么要在这里打劫?」
  叶天龙望着手持猎弓的那个大汉,神情严肃地说道:「你们和盗贼联盟的人有什么关係吗?」
  「法斯特的军队?」
  人群中发生了轻鬆的骚动,那个大汉面现喜色,惊疑交加地问道:「你们真的是法斯特的军队?是来青州消灭盗贼的?」
  叶天龙点点头,沉声说道:「我是法斯特的东督叶天龙!奉陛下之命前来青州剿匪的!」
  霎时间,所有的强盗全部跪倒在地,齐声说道:「叶大人,求你救救我们吧!」
  近卫团的战士全都一愣,叶天龙见状便知道自己刚才的猜测没有错,这些人并不是盗贼。他沉声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敢在这里聚众打劫!难道不知道这是犯法的事情吗?」
  为首的大汉俯身拜倒,大声地说道:「叶大人,我们都是被盗贼迫害,逃离家园的农夫。因为实在没有东西可吃,所以才带写人出来打劫的!我是为首的,有什么罪名就让我王广一个人来承担,请大人饶过他们。」
  他停了一下,沉重地说道:「要不是实在活不下去了,也不忍看着家中的妇孺老少饿死,我们也不会……这样……做!」说到后来,他的虎目中已经是泪水盈眶,其他人也是哀声连连,让人闻之鼻酸。
  龙灵儿还没有看到过这么多的大汉哭泣的,她不禁也感觉心中酸酸的,对那些造成这种状况的盗贼越发的痛恨。说真的,她还从来没有过这么痛恨的感觉,对于将要成为她对手的盗贼兵来说,这将是他们一生的噩梦。
  她悄悄地一拉叶天龙的手臂,轻轻地说道:「大哥,他们好可怜啊!」
  叶天龙点点头,这一群只能算是饑民。他一把上前拉起王广,下令让士兵将身边的食物分一些给他们,在他们不住的感恩声中对王广说道:「带我们到你们的村子里去看看!」
  随着王广他们来到他们住的地方,情况真是非常可怜。上千人都是住在一些用木头和草搭建的草棚,全村连一间像样的屋子都没有。
  听到叶天龙他们是来消灭盗贼的,这些村民全部十分激动,纷纷要求加入他们的阵营,但都被叶天龙拒绝了,因为让这些没有经过训练的百姓参加战斗,反而会拖累了近卫团的战士。
  当晚,叶天龙他们和王广等一些村人进行了一次细谈,了解到目前青州的一些详细情况。
  自从青州的叛乱爆发之后,原本盘踞在任丘城附近山中的盗贼联盟也乘机出兵佔领了任丘城,并以此为根据地四下扩张,为自己打下了青州最南的一块地盘。要不是火娘子衔恨带着她的精锐人马去艾司尼亚对付叶天龙,结果全军覆没,也许盗贼联盟的声势更加强大了。
  随着地盘的扩大,盗贼们的野心也越发的大起来,为了能获得更大的地盘,就需要更多的军队,所以他们在自己的地盘上大肆的强行徵兵,弄得领地内的百姓苦不堪言,怨声载道。而王广这些人正是为了逃避盗贼兵的迫害,才离开自己的家园,逃到山区里面。
  盗贼联盟的大军兵发临河地区之后,留在任丘城出任守将的盗贼头目巴力是火娘子的亲信干将,向来在盗贼联盟中负责后勤工作。
  盗贼们在任丘城中囤集了大量抢来的粮草和财物,城中目前有一千的盗贼兵,以及从下面各村镇强行征来正在进行训练的新兵四千。
  面对这样的情况,叶天龙他们经过一番商议,终于有了一个完整的计划。
  这一日的下午,一支押送粮草的队伍刚刚离开任丘不久,任丘城下来了一男一女两位年轻人。两个人都是穿着宽大的平民服,男的固然气度不凡,但他身边的少女更是清秀脱俗,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把守城门的几个盗贼兵一见到这少女,顿时眼睛都直了。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动人的少女,光是那双弯弯的月牙眼轻轻一转,就足以让他们的心随之狂跳。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从什么地方来的?」
  一位小头目抢出一步,拦在少女的面前,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的俏脸。
  迟一步的几个盗贼兵也不甘落后,急忙跟了上来,嘻皮笑脸的把两个人围在当中,闪着邪色的眼睛都落在那个美丽的少女身上。
  看到这样的架势,经过身边的市民都知道这些无恶不作的盗贼兵想要干什么,但他们除了暗自为美丽的少女歎息之外,也不敢多停留,生怕惹上事端,连累到自己。
  面对七八个恶形恶像的盗贼兵,听到他们发出的不怀好意的笑声,非但那个男人毫不害怕,甚至这个美丽的少女也不见丝毫的畏惧之色,相反的,她的娇颜上还露出了一丝顽皮的笑意,伸出嫩白如玉的小手,指了指城里,俏生生地说道:「这位大哥,这里是任丘城吗?」
  「咦?……」
  没有看到意料之中的场面,那个盗贼小头目不由得愣了一下。往常像这个娇小可爱的少女被他们这样一包围,没有一个不是花容失色,哀求连连的,有如落入虎口的小羊羔,可是这个少女却是浅笑俨俨,神态自若。
  没有等到这个盗贼小头目警觉过来,一旁的一个盗贼兵被这少女如花的娇靥所迷惑,淫笑着伸手去摸少女的柔荑,口中怪笑道:「小姐,这里就是任丘城,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少女脸色一正,说道:「这样就好!」
  说罢,手指一伸,正点在这个盗贼兵的眉心处。这个盗贼兵当下连哼都没有哼一声,就软倒在地上。
  「你干什么?」其他的盗贼兵几乎是同时大叫起来,但他们还没有来得及用上手中的武器,站在一边的男人铁拳闪电般的轰出,霎时拳头着肉的声音连珠炮般响起,被击中的盗贼兵无不惨叫一声,整个人倒飞数尺,落下时已经成为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
  在众路人的惊惶和恐惧中,男人收回拳头,一把扯掉了身上的平民服,露出了里面一身的戎装。
  「我是法斯特的东督叶天龙!大家不要惊慌,我们是来消灭这些可恶的盗贼!」
  叶天龙一边说着,一边拔出了烈火剑,轻鬆的将一旁还没有回过神来的盗贼兵小头目斩杀。他身边的龙灵儿也扯掉了身上的平民服,向把守城门的盗贼兵发动攻击。
  这时候在一旁也有十数个大汉齐声吶喊,也扯掉了身上的外衣,露出了法斯特军的服装,他们是随叶天龙和龙灵儿一起行动的近卫团好手,抽出武器向盗贼兵杀去。
  「法斯特军来啦!」
  「叶天龙来啦!」
  猝不及防的盗贼兵根本没有想到法斯特军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只有本能的大喊大叫起来。惊慌失措的他们根本没有战斗力可言,再加上面对着叶天龙和龙灵儿这样的高手,简直可以说是不堪一击。
  在叶天龙和龙灵儿的带领下,静心挑选出来的十几个近卫团战士抖擞精神,有如虎入羊群,杀得痛快淋漓。但他们并不抢入城中,而是要将这一个城门佔住,好接应外面的近卫团战士进城。
  因为单单靠这六百名的近卫团战士是无法硬攻有数千盗贼兵把守,防御设施十分完备的任丘城,叶天龙他们唯一可以利用的就是敌人不知道他们已经到了任丘。所以叶天龙他们才会设下这样的偷袭之计。
  此刻在城外,见到这边的信号,所有的近卫团战士在索沖的带领下正急速地往任丘城靠近。
  城门口的战斗以及盗贼兵的惨叫声,好像是一颗石子投入水中一样,将混乱的涟漪急速的扩散,加上市民的奔走呼号,越发加剧了任丘城的混乱。
  等到那些机灵的盗贼兵想到要拉上吊桥时,才发现吊桥的缆绳已经被叶天龙他们砍断了,根本无法拉上吊桥。
  任丘城的守将巴力正抱着一个抢来的少女玩乐,听到护兵的稟报,不禁吓得从床上跳起来。定了定神,他猛然间想到刚刚收到的情报,叶天龙他们还在临河地区聚集人马,準备和火娘子他们对阵,便怒吼起来。
  「这是不可能的,叶天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有盟主的三万大军守在临河,他们难道是飞过来的吗?」
  报信的护兵战战兢兢地说道:「巴力大人,现在东城门口正在发生激战,他们自报是法斯特的东督叶天龙的军队啊!」
  巴力想也不想地说道:「可能是那些贱民假借叶天龙的名义吧,这几次的徵兵都遭到不小的阻力,真的要好好惩戒他们一下了。」说罢,怒气沖沖地走出了自己的房间。
  等到巴力带上人马赶去城门口的时候,那里的战斗已经进行得十分激烈。喊杀声连半个城都听得十分清楚。
  闻讯赶来的大批盗贼兵发现只有二十来个敌人,立刻吶喊着向叶天龙他们发动攻击,想要夺回城门的控制权,但却被叶天龙他们一一打退。十四名近卫团战士组成坚强的阵线,叶天龙和龙灵儿更是两个可怕的杀神。
  叶天龙的烈火剑挥舞,在身前幻出重重的剑山,炽热的气流根本让盗贼兵无法躲避,所有的武器在烈火剑的面前全部成为废铁朽木,任由叶天龙宰割。真是剑如穿鱼,一剑一个,剑剑夺命。
  龙灵儿更是厉害,她虽然是赤手空拳,可凡试图靠近她、想佔便宜的盗贼兵却是一触即亡。只见她那晶莹如玉的双手在身前自如的挥洒,冲上来的盗贼兵就像是扑火的蚊蝇,纷纷扬扬地倒地。
  在他们两个人的空档位置,则是由十四名战士结成的防御网进行保护和填补,他们用盾牌和长剑组成了钢铁的壁垒。叶天龙他们排开的阵势刚好将足以容纳两部大车对开的城门洞牢牢堵住。
  眨眼的功夫,在城门口堆起了上百具盗贼兵的尸体,其中大部分都是叶天龙和龙灵儿的功劳。
  「是叶天龙啊!」
  巴力在马上远远看去便惊叫起来,因为盗贼联盟的高级头目都看到过叶天龙的画像,知道他的模样。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但巴力知道这个时候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城门外的吊桥上已经涌来了大批法斯特的士兵,他不由得大骂部下是一群笨蛋,居然没有想到从城楼上用弓箭手把吊桥控制住,却在城门口和叶天龙他们纠缠,使得叶天龙的增援部队顺利到达城门。
  巴力马上下令调集弓箭手在自己的战马前面列阵,他準备用箭雨来封住法斯特军前进的脚步。为了将叶天龙他们挡在城门口,巴力已经不顾那些正在堵住城门口和叶天龙他们血战的盗贼兵们的死活了。
  他同时下令将城中所有的士兵全部调到这边,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手下只是一些乌合之众,平时用来吓唬普通的市民还可以,真正打起来却是没有多少战斗力的,现在他只有靠人数的优势和叶天龙他们对抗。
  「给我向前放箭!」巴力发觉城门口的盗贼兵开始有后退的迹象时,便大声命令道。
  「什么?前面还有自己的同伴啊!!」
  当弓箭手听到巴力这样不分敌我全部射杀的命令时,顿时大吃一惊,对他大起反感之心。就在盗贼兵这边稍微一延迟的工夫,编队整齐,士气高涨的近卫团战士已经接替了叶天龙他们的位置,开始向盗贼兵发动猛烈的攻击。
  仅仅是片刻的时间,盗贼兵就被杀得溃不成军,从城门口退了下来,但迎接他们却是本方的一阵箭雨,原来,巴力在杀了几个犹豫的弓箭手之后,才让这些弓箭手服从命令,朝城门口射击。
  可怜的盗贼兵在第一波的箭雨下就所剩无几,但随后冲出的近卫团战士却是不受其害,因为他们的手中都有一张足以抵挡劲弓的盾牌。而第二波的箭雨还没有发出,法斯特的阵中传出了龙灵儿的娇叱声:「发标枪!前方五十步!」
  霎时间,重标枪的破空声顿起,寒光连闪,一阵密集的标枪朝离城门口五十步的巴力和那些弓箭手飞去。而投出标枪的近卫团战士马上拔出身上的长剑,一手持盾,一手提着长剑,吶喊着冲杀过来。
  巴力奋力格开了一支标枪,却感到身子一歪,原来他的坐骑被一支标枪射中,倒地不起了。稳下身形,再看自己前面的弓箭手早已是伤亡惨重。这些弓箭手见到法斯特军气势汹汹的冲杀过来,原本就是士气不足,没有近战能力的他们立刻四散而逃,巴力想再阻止也是不能。
  法斯特军很快就冲到巴力的跟前,和他身边的盗贼兵交起手来。这一近战,巴力才知道对手的厉害,他身边跟随他多年的部下居然挡不住一个对手的冲杀,只有连连后退的份。
  连退了两个街区,增援的二千名盗贼兵终于出现了。虽然这些还都是刚刚征来的士兵,但巴力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他马上下令这些士兵投入战斗,向法斯特军反扑过去。
  此时,在叶天龙的阵中出现了王广的身影,他大声地招呼对面的士兵,告诉他们法斯特的军队是来为他们消灭盗贼的,请他们不要为盗贼们效力。
  这些士兵本来就对巴力他们怀着一肚子的火,看到这样的情况,便知道盗贼兵大势已去,一和近卫团的战士接触,马上就倒戈相向,朝后方的盗贼兵发动攻击。这一下,马上冲散了盗贼兵的阵脚,让盗贼兵陷入了彻底的混乱之中。
  与此同时,在军营中的那些被盗贼强征过来的士兵在事先潜入城中的亲友的说服下,也开始向盗贼兵发难,他们的加入给了盗贼兵最后的一击。
  城中到处是杀贼的声音,原本在城中横行霸道的盗贼兵此时成了丧家之犬,纷纷丢盔弃甲,寻路逃出任丘城。
  巴力见势不妙,在几个亲信护兵的掩护下,连忙逃离了战场。但他没有能逃出多远,早已注意到他的龙灵儿化作一阵狂风,向巴力扑来。
  「你留下脑袋再走!」
  说话的工夫,龙灵儿已经将挡在身前的几个悍贼击毙,冲到了巴力的跟前。巴力知道这个美丽少女的厉害,刚才的交战中,自己的部下没有一个在她面前走过一个回合,全部是一击毙命,但现在只要能将对方冲过去,他就可以逃离了。这一点,他还是有信心的。
  巴力怒喝一声,怪目圆睁,手中的长枪猛的向龙灵儿刺去,同时双腿一加力,胯下的战马全力前冲,这一枪已经是用上了他全部的力量,加上马的冲力,可以用无法抵御来形容也不为过。
  可惜,巴力是以他的标準来衡量,而眼前这个美丽的龙族少女却是远超乎他想像的强大。龙灵儿伸出一只小手,迅疾如电,一把便扣住了枪身。
  「太差劲啦!」
  一股强大的力量沿着金属的枪身冲来,有如万斤巨锤打在巴力的胸口。巴力只感到眼前一黑,连人带马全部往后倒,再也爬不起来。
  看到如此的场面,剩下的盗贼兵全部吓得面无人色,仅有的一点抵抗力也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蹤,双方的实力相差实在太大了!
  而那些临阵倒戈的士兵看到法斯特军中有如此的高手,在敬佩之余,也感到十分庆幸,和这样的人作战,除了死以外没有第二种结局。
  战斗很快结束了,这一次佔领任丘城,叶天龙的近卫团只有伤了数十人,说起来就连叶天龙自己也不敢相信。
  简单的清理之后,任丘城上升起了法斯特的旗帜以及叶天龙的军旗。叶天龙马上放出了青鸟,将这个情况通知于凤舞她们。然后开始开仓放粮,发布安民告示。而这一切有了王广他们的协助,事情进行得非常顺利。
  被盗贼强行征过来的四千士兵中那些想要回家的人,叶天龙全部发放了一笔遣散费,愿意留下来的则和那些要求报名当兵去消灭盗贼的人进行重新的编成。
  经过一番挑选和整顿,一支二千人的队伍组成了。叶天龙让索冲出任这支队伍的将领,下面的将官则由士兵们自己推选出来,这个打破常规的举动也让这些士兵大为兴奋,越发增强了他们为叶天龙效力的决心。
  不出所料,王广也被士兵推选为百夫长,和其他十九名经过索沖考核的百夫长同时接受叶天龙的任命。
  任丘城被法斯特的军队佔领的消息一经传出,周边的城镇大为震动,想到任丘城这么多的人马,又是城防坚固,却被叶天龙在半天的时间里攻佔,自己区区百来人马如此是他的对手。这些盗贼联盟的人顿时化为鸟兽散,一夜之间全部逃往临河地区,和大军会合去了。